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佛文库 > 佛教人物

一行禅师与越南佛教的国际化

时间:2019-08-02 19:18:16  来源:小僧语  作者:《世界宗教文化》2017年06期
一行禅师与越南佛教的国际化
来源:《世界宗教文化》2017年06期

越南佛教的主流源自于中国,历史原因使其较早引起国际舆论的关注,而一行禅师则将这种关注转化为持续性的佛教文化输出,使得越南佛教在国际上产生较大影响。本文回顾了这个过程,值得有关人士借鉴。

越南是个佛教历史悠久的国度。国内既有大乘佛教的流传,又有上座部佛教的影响,但以大乘佛教为主流,尤其受中国禅宗净土宗的影响非常深远。

一行禅师是中国禅宗之临济宗,以及越南禅宗之了观禅派(Lieu Quan School)的传承人,也是在促进越南佛教国际化方面贡献力量最多,取得成效最大的僧人。

越南佛教在亚洲之外各国的传播与发展,离不开以一行禅师为代表的越南裔僧侣的不断努力,同样与当时越南所面临的国内、国际环境关系密切。

一、越南佛教国际化的社会历史背景

1884年,越南沦为法国的保护国,“二战”中被日本占领。

1945年9月2 日,越南宣告独立,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国。

同年,法国再次入侵越南,印度支那战争爆发。

1951年5月,在顺化(Hue)举行的越南佛教全国代表大会(Buddhist National Congress)同意将该国所有佛教组织统一为全越南佛教协会(All Vietnam Buddhist Association)。该机构的目的之一是提升佛教的作用,使它在国家动荡的环境下成为团结人心、救助难民的工具。

1954年5月,法国在奠边府(Dien Bien Phu)战役中失败,被迫与越南在日内瓦签署和平协议。越南北方(以北纬17度线为界)获得解放,但南方仍由法国统治。

1955年,美国取代法国,扶植以吴庭艳(Ngo Dinh Diem,1901-1963)为总统的西贡傀儡政权。西贡政权对人民进行血腥统治和压迫,激起了越南南方人民的不断反抗,佛教徒也积极参与民众的正义斗争。

1961年5月,美国破坏《日内瓦协议》,在越南南方发动“特种战争”。

1963年,越南僧人反对南越政府的非暴力运动达到顶点。

5月,释广德(Thich Quang Duc,1897-1963)在西贡市(今胡志明市)自焚,抗议西贡政权的残暴统治。他的行动使这场斗争引起世界媒体的关注。一些西方国家的佛教组织对越南佛教徒的斗争表示了声援与支持。

9月,全越南佛教协会向联合国提交报告,详细陈述了南越政府对佛教徒的迫害。
11月,一场佛教徒支持的和平起义推翻了吴庭艳政府。

年底,越南佛教全国代表大会将国内的大乘佛教教派和上座部佛教教派合并为越南统一佛教会(Unified Buddhist Church of Vietnam)。两大佛教派系的统一在越南佛教史上尚属首次。
越南佛教胜地:三金禅院
▲ 越南佛教胜地:三金禅院

1964年8月,美国以北部湾事件为借口,将侵略战火扩大到越南北方。

1965 年3月,美国大规模参战,侵越战争升级为以美军为主的“局部战争”。

在各国(尤其是中国)人民的大力援助下,越南军民粉碎了美军在南方的攻势和对北方的轰炸。

1968年初,越南南方人民武装发动“春季攻势”,扭转战局,迫使美国与越南进行和平谈判。

1973年1月,《巴黎协定》签订,美军被迫撤出越南南方。

1975年春,越南军民对西贡政权发动总攻,于4月30日解放西贡市,5月1日解放整个南方。

二、一行禅师的生平

释一行(Thich Nhat Hanh),原名阮春保(Nguyen Xuan Bao)。

1926年,出生于越南中部的顺化。

1942年,在当地一所寺庙出家,法名“一行”。他的师父陈贵真实(Thanh Quy Chan That)是中国临济宗第四十一代传人,属于越南禅宗的了观禅派。

1949年,一行禅师受具足戒。

1956 年,一行禅师被任命为《越南佛教》(Vietnamese Buddhism)的主编,这是全越南佛教协会主办的杂志。在他的领导下,《越南佛教》批判吴庭艳的统治和天主教的个人主义哲学,把佛教提升为国教。

一行禅师认为,佛教自身急需实现现代化以及积极参与社会事务。

他还在西贡创立贝叶出版社、梵行佛教大学(Van Hanh Buddhist University)。

贝叶出版社主要出版一行禅师的越南语著作。

梵行佛教大学教学的主要内容是佛教、越南文化和越南语。

一行禅师在该校设立青年社会服务学院(School of Youth for Social Service),旨在“培养促进农村发展的干部,动员潜在的佛教资源,来完成农村地区的发展任务”。
一行禅师与信众
▲一行禅师与信众

1960年,一行禅师前往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比较宗教。不久,他到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佛教。这段时间,他掌握了法语、汉语、英语、梵语、巴利语、日语等语言。

1963年,他被召唤回国。这时,美国在越南的侵略战争逐步升级。一行禅师担任了越南佛教和平代表团主席,并和许多僧侣积极投身救助战争受害者的行动中。他同时在梵行佛教大学教授佛教心理学和般若文献。

一行禅师被南越政府视为亲共分子,但他也不为北越政府所容。越南北南双方都迫害一行禅师的同事和学生,他本人也险些被暗杀。

1966年,一行禅师建立相即共修团(Order of Interbeing)。这是一个经过改革的佛教运动,强调建立在心灵觉醒实践上的社会义务与和平主义。

1966年5月,一行禅师从师父手中接过衣钵,成为中国临济宗第四十二代传人及越南了观禅派第 八代传人。

同月,他应和平联谊会(The Fellowship of Reconciliation)的邀请访问美国,向美国人讲述了越南下层人民在战争中遭受的苦难以及他们的和平愿望。

在此期间,一行禅师会晤了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Jr.1929-1968)、托马斯·默顿(Thomas Merton,1915-1968)等著名人士。接着,他又到欧洲,会见了教皇保罗六世(Pope Paul Ⅵ,1897-1978)。

随后,一行禅师定居巴黎。

1967年,在《越南:火海中的莲花》Vietnam: Lotus in a Sea of Fire一书中,一行禅师首次提出 了“Engaged Buddhism”的概念。它可以译为“入世型佛教”,与中国近代所倡导的“人间佛教”的内涵和主旨比较接近,强调佛教入世的方面,鼓励佛教徒关注当下的世界,积极投身社会生活,努力建设人间净土。

1969 年,美国与越南开始谈判。

一行禅师在巴黎建立越南佛教和平代表团(Vietnamese Buddhist Peace Delegation)。

同年,他建立统一佛教会(Unified Buddhist Church)。该组织并非越南统一佛教会的分支机构。

1973年,《巴黎协定》签署后,一行禅师的回国请求被拒绝,他迁移到巴黎以南100英里的丰瓦尼(Fontvannes)。

1975年,一行禅师建立甘薯禅修中心(Sweet Potatoes Meditation Center)。

1975年,一行禅师和巴黎越南佛教和平代表团的同仁们尝试通过合法途径,将救济金送到饱受战争之苦的越南儿童手中,但未能如愿。

1976年,他们又来到新加坡,试图帮助从越南内战中逃离出来的难民,但是泰国、新加坡政府中止了他们的努力。一行禅师只能返回法国。

1999年4月,应中国佛教协会的邀请,一行禅师率领梅村禅修中心代表团,来中国进行了为期20多天的访问。

代表团由来自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等16个国家的禅修爱好者组成。
他们在北京、河北赵县柏林寺等地进行了参访活动。

一行禅师的《活得安详》(Being Peace)等著作的汉译本举行了首发仪式。

在长期的流亡生活后,2005年,一行禅师首次回到越南访问。2007年,他再次回到祖国访问。

1967年,一行禅师被马丁·路德·金提名诺贝尔和平奖。金说:“我不知道还有谁比这位温良的越南僧人更堪当诺贝尔和平奖。”该年的诺贝尔和平奖空缺。

托马斯·默顿谈到他与一行禅师的关系时说:“比起很多在种族和国籍上更接近我的人来说,他更像我的兄弟,因为他和我看待事物的方式是完全一样的。”

三、一行禅师促进越南佛教国际化的主要途径

(一)建立道场,招收弟子

1982 年,一行禅师将甘薯禅修中心搬迁到法国西南部多尔多涅省(Dordogne)波尔多(Bordeaux)附近的梅村(Plum Village)。

当时,这是个被人遗弃的小村。在这里,一行禅师成立梅村禅修中心,建立僧团,指导弟子们的修行活动,并帮助来自越南的难民。

一行禅师曾经梦想建立一个健康而富有生机的环境,人们能够学习与他人及地球和谐共处的生活艺术。梅村禅修中心的创立,标志着他的梦想得以实现。

经过30多年的发展,梅村现在已经成为欧洲最大的佛教寺院。常驻僧尼超过200名,分别在4个不同的小村中生活、修行。在这里,一行禅师的弟子们将正念修行贯彻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每年,世界各地的几千名禅修者来到梅村,体验集体的正念生活艺术。为期4周的夏季公开修行季,吸引了来自40多个国家的修行者,而且为青少年设置了特殊的项目。春秋两季的修行季同样为期4周,在此期间,梅村也为法国的广播员、教师和年轻人提供特殊的正念修行项目。冬季修行季长达3个月,修行活动对僧俗均开放,参加者往往有几百名。
一行禅师在法国梅村
▲一行禅师在法国梅村

统一佛教会是梅村禅修中心的法定管理机构。它下辖的道场或组织还有:美国纽约州派恩布什(Pine Bush)的碧岩寺(Blue Cliff Monastery),加州的正念生活团体(Community of Mindful Living)、视差出版社(Parallax Press)和鹿苑寺(Deer Park Monastery),密西西比州贝茨维尔(Batesville)的木兰村修行中心(Magnolia Village Practice Center),德国沃尔德布诺尔(Waldbrol)的欧洲应用佛教研究所(European Institute of Applied Buddhism)。

上述寺院在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对公众开放,并为俗众提供修行活动。以梅村禅修中心为基地,一行禅师积极向欧洲、北美洲传播越南佛教,一些新的寺院或道场纷纷出现。

有些僧团尽管不是一行禅师建立的,但遵循他所倡导的修行法门,或者遵奉他为精神导师。这有力地促进了越南佛教的国际化。

在荷兰,有位于阿佩尔多姆(Apeldoorn)的释一行僧团(Thich Nhat Hanh Order)。

在波兰,一行禅师建立了正念僧伽(Mindfulness Sangha)。它隶属正念生活团体。

在瑞典,快乐之源僧伽(Source of Joy Sangha)遵循一行禅师的法门修行。
在挪威,一行禅师建立了流云僧伽(Sanga of Floating Clouds)。它隶属梅村禅修中心。

在芬兰,清流百合僧伽(Sangha White Water Lily)是隶属一行禅师的僧团。

在丹麦,本土白人组成了一个小的组织,定期聚会、坐禅、探讨一行禅师的教法。

一行禅师在意大利各地创立了诸多僧团,如:师友(Amici di Thay,即Thâyís Friends)、佛法和本性宁静之门(La Porta del Dharma and Essere Pace)、罗马僧伽(Sangha Roma)、贝加莫僧伽(Sangha Bergamo)、莱科僧伽(Sangha Lecco)、的里雅斯特僧伽(Sangha Trieste)和特里波利僧伽(Sangha Tripoli)。

一行禅师在西班牙建立了两个僧团。一座是巴塞罗那当下一刻泛僧伽(Present Moment Ecumenical Sangha Barcelona),另一座是萨拉戈萨释一行僧伽(Thich Nhat Hanh Sangha de Zaragoza)。

在加拿大,1994 年,正念生活团体-弓河河谷僧伽(Bow Valley Sangha)在坎莫尔(Canmore)成立。领导者是玛丽·丹卡(Mary Dumka)。最初,该僧团遵循上座部佛教的修行方式。后来,丹卡跟随一行禅师修行并皈依。该团体大约20人左右,每周在一户人家中聚会一次。他们诵经、坐禅,听磁带中的佛学讲座

此外,在维多利亚市、温哥华市、北温哥华市(North Vancouver)和苏克(Sooke),都有信奉一行禅师所倡导的修行法门的佛教团体。
一行禅师为越南佛教赢得世界性的声誉
▲一行禅师为越南佛教赢得世界性的声誉

在墨西哥,越南裔佛教徒在下加利福尼亚州(Baja California)的恩塞那达建立了恩塞那达禅宗小组(Ensenada Zen Group),奉一行禅师为精神导师。

一行禅师非常重视弟子的培养。早在相即共修团成立时,就有十多名弟子一直伴随在他身边,成为僧团的核心。

随着一行禅师在欧洲和北美洲的弘法事业不断推进,许多西方人成为他的弟子,其中著名的主要有:斯基普·埃温(Skip Ewing)——纳什维尔正念中心(Nashville Mindfulness Center)创始人、纳塔丽·戈德伯格(Natalie Goldberg)——作家和教师、琼·哈利法克斯(Joan Halifax)——善权研究所(Upaya Institute)创始人、诺尔·勒万(Noah Levine)——作家、阿尔伯特·罗(Albert Low)——禅师和作家、乔安娜·梅西(Joanna Macy)——环保主义者和作家、约翰·克罗夫特(John Croft)——龙之梦(Dragon Dreaming)创始人之一、凯特里尔娜·里德(Caitriona Reed)——佛教传法人和曼扎尼塔村隐修中心(Manzanita Village Retreat Center)创始人之一,等等。

(二)撰写著作,传播佛法

一行禅师是一名笔耕不辍的学问僧,写了100多种著作,其中 40多种用英语写成。

他的主要著作,如《活得安详》《生命的转化与疗救》(Transformation and Healing)、《步步安乐行》(Peace is Every Step)、《体味和平》(Touching Peace)、《正念的奇迹》(Miracle of Mindfulness:An Introduction to the Practice of Meditation)等已经被翻译成30多个国家的文字。

他的书曾经两度位列欧美畅销书排行榜前10名,而且属于唯一的非小说类畅销书。这在西方出版界是少见的。

《活得安详》英文版出版了10万册,并被翻译成9种欧洲语言。

一行禅师的其他重要著作还有:《太阳,我的心》(The Sun My Heart)、《行禅指南》(A Guide to Walking Meditation)、《禅的要领》(Zen Keys)、《佛之心法》(The Heart of the Buddha’s Teaching)、《般若之心》(The Heart of Understanding)、《当下一刻,美妙一刻》(Present Moment, Wonderful Moment)、 《步入解脱》(Stepping into Freedom)等。

一行禅师经历过战乱的痛苦,对人类社会的不平、苦难有深刻的体验和感悟。他的作品主题涉及人类的生存、苦难、和平等诸多内容,关注人们的心灵状况,具有鲜明的现实意义。一行禅师将上述主题,结合深邃的佛理,用深入浅出、清新自然的风格表现出来,卸下人们心灵上的重负。他的作品在世界各国产生了巨大影响,广受欢迎。

四、结语

在越南战争期间,一行禅师的回国请求被拒绝,他被迫流亡海外。这对一行禅师而言是不幸的,但在客观上却为越南佛教的国际化提供了契机。

一行禅师通过建立道场、成立组织、招收弟子、著书立说、在欧美各国举办佛教演说等多种形式来传播越南佛教,为越南佛教的国际化作出了巨大贡献。
来源:《世界宗教文化》2017年06期
推荐文章
一行禅师与越南佛教的国际化
一行禅师与越南佛教的国际化
宗性法师:照亮我前行路上的一盏明灯 ——纪念上智下益上人 诞辰一百周年
宗性法师:照亮我前行路上的一盏明灯
觉光长老和本焕长老的法缘
觉光长老和本焕长老的法缘
虚云老和尚一生为护持佛教不惜性命
虚云老和尚一生为护持佛教不惜性命
佛源老和尚教诫:当方丈,不是来为名利的,是来当牛做马的
佛源老和尚教诫:当方丈,不是来为名利
裴勇:“我在佛在、僧人本色”——佛源老和尚是这样坚守信仰、护法护教的!
裴勇:“我在佛在、僧人本色”——佛
一代高僧印光法师传奇一生
一代高僧印光法师传奇一生
怀念圣海长老尼——智文大和尚
怀念圣海长老尼——智文大和尚
推荐佛界动态
热门点击
  1. 一行禅师与越南佛教的国际化
  2. 宗性法师:照亮我前行路上的一盏明灯
  3. 觉光长老和本焕长老的法缘
  4. 虚云老和尚一生为护持佛教不惜性命
  5. 佛源老和尚教诫:当方丈,不是来为名利
  6. 裴勇:“我在佛在、僧人本色”——佛
  7. 宽霖法师以佛家忍辱的精神坚持讲经
  8. 一代高僧印光法师传奇一生
  9. 怀念圣海长老尼——智文大和尚
  10. 智慧长老的传奇一生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