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动态 > 教界动态

庆祝新中国七十华诞,走近中国佛教协会第一任会长圆瑛大师

时间:2019-06-03 17:45:46  来源:那兰陀书院  作者:
庆祝新中国七十华诞,走近中国佛教协会第一任会长圆瑛大师
圆瑛大师(1878-1953):近代佛教界领袖,爱国高僧,中国佛教协会第一任会长。大师一生爱国爱教,反对侵略,热爱和平。在抗战时期,积极组织佛教徒支援抗日救亡运动,主张“国家存亡,匹夫有责;佛教兴衰,教徒有责”。1953年,新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圆瑛大师被推选为中国佛教协会第一任会长。

半个世纪  注解《楞严》
  圆瑛法师一生著述宏富,有《圆瑛法汇》行世。其中堪称巨著而令法师最费心力者,当数《大佛顶首楞严经讲义》。圆瑛法师自发心注解《楞严》直至最后完成,历时50年,有整整半个世纪之久。而其中之艰辛曲折,也迥异于他经之注疏或讲经记录。圆瑛法师发心注解《楞严》时年方二十四岁,从其《事略》(叶性礼,《圆瑛老法师事略》)可知当在常州天宁寺依冶开老和尚参究禅宗期间。时圆瑛法师听讲《楞严》,因古来注解《楞严》者不下几十家,令法师甚费心力,用心过度以致身患“血疾”,以此因缘而发心重新注解、宏扬《楞严》。在其《楞严讲义·自序》中圆瑛法师记述了发心因缘:
  “缘余年二十四,听讲斯经,愧学识之浅陋,感注疏之繁多,用心过度,致患血疾。乃于佛前发愿,仰叩慈光冥护,顿令恶疾速愈,更求得悟,寂常心性,真实圆通,宏扬是经,著述讲义,用报佛恩,藉酬私愿。”
  法师的真实发心立刻有了感应,第二天即有“化人”如老妇者前来告知治病妙方,法师依之服用,仅三次便血止,于是信愿更加坚定,精心研究《楞严》竟达十年。其间法师内修外化、法务不断,除佛教会、寺院住持等许多事务外,仍在北京、宁波、厦门等各地寺院多次开讲《楞严经》。其禅修,也以《楞严》印证。《事略》记载:
  “廿八岁冬,定中前境复现,身心俱空,自是慧业增明,定功益力,乃取前习《楞严经》读之,凡向之未通者,无不明晰。”由此可见《楞严》一经对圆瑛法师内证之影响。古来禅德以《楞严》印心者甚多。明末憨山大师参禅有悟,展《楞严》印证,《楞严悬镜》短篇一宿撰成。圆瑛法师则于《楞严》印心后,十年间详览各家注疏,精细参详,逐条辨析,又历数十年而汇成五册巨着。其“自序’,中记叙注经之艰辛:
  “于经中疑义、深奥难解之处,遂一一书条,贴于壁上,逐条静坐参究,既明白一条,即扯一条,如是者八年之久,一房疑义,扯尽无余。”可见法师之注解,乃以真修实证为基础,迥异一般之依文解义、今所谓之“佛学研究”也。在圆瑛法师的十余种经论讲义中,《楞严讲义》历时久、出版晚,其原因在于“每讲一次,则有一次发明,多究一番,自有一番进步。”(《自序》)直到法师六十八岁,感到若再不完成,恐老病无常而难以偿愿,遂加紧编着,以年老之身,白日授课,晚上注经,“每夜辄至三更乃止”,终于积劳成疾,中风而七日不省人事。待苏醒仍未忘注经之愿,至七十二岁再续前编,“闭门谢客,专一其心”,终于在两年后(七十四岁)告罄,完成《大佛顶首楞严经讲义》二十四卷,装成五册。从上可见,圆瑛法师之注解《楞严》,乃穷毕生之心力,可谓沤心沥血。以《楞严》印心,乃法师自行内证之重要方面,以《楞严》化他,则是法师佛学思想的一个重要特点。法师一生,不仅多次宣讲《楞严》,并于晚年在上海圆明讲堂创办“楞严专宗学院”以一经而为专宗成立学院,开演《楞严》,亲自授课,可见法师对《楞严经》的极端重视。圆瑛法师之《楞严讲义》,是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深入研究的。

  文义深广  近代独步

  《楞严经》全称《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  自唐译汉以后,成为汉传大乘佛教的一部重要经典,无论禅教,均极推崇。历代注疏,多达48种,仅次于《华严》、《法华》、《金刚》、《心经》之注解,在内容上则有天台宗、华严宗、禅宗等各家注释(参见圣凯,“鸡足山释禅《依楞严究竟事忏》初探),可见《楞严经》在中国佛教的影响和地位。在历史上,《楞严经》甚至有“经中之王”之称。历代大德,几乎莫不推重《楞严》。

        元惟则法师《楞严经·序》谓:
  “《首楞严经》者,诸佛之慧命,众生之达道,教网之宏纲,禅门之要关也。”

  明憨山大师云:
  “不读《法华》,不知如来救世之苦心;不读《楞严》,不知修心迷悟之关键。”

  近代印光大师云:
  “《大佛顶首楞严经》者,乃三世诸佛圆满菩提之因,一切菩萨趣向觉道之妙行。”(《大佛顶首楞严经楷书以供众读诵序》)

  近代虚云老和尚则赞叹:
  “此经由凡夫到成佛,由无情到有情,山河大地,四圣六凡,修证迷悟,理事、因果、戒律,都详详细细地说尽了。”(《虚云和尚年谱》,第304页)
  由此可见历代高僧对《楞严经》的重视。这是什么原因呢?明末藕益大师在《阅藏知津》中概括《楞严经》的地位,评语相当精辟:
  “此宗教司南,性相总要,一代法门之精髓,成佛作祖之正印也。”这是因为,《楞严经》概括了性相要义,阐发了一代时教的精髓,乃“教”之宏纲,“禅”之要关,故无论宗门、教下,皆堪以为“司南”。全经虽只十卷,由阿难遇摩登伽女之难起教,却由近及远,由眼前妄心而指示妙明真心,开示三世诸佛圆满菩提之密因,一切菩萨趣向觉道之妙行。由凡夫而成佛之修证次第、修证过程之阴魔拣别及世界成住坏空、众生善恶升沉、性相空有之奥理、禅净显密之融摄,于全经中逐细展现,尤如一部小藏经,将佛法根本、修证次第、法门奥秘乃至宇宙万有之妙理、修证路途之防护均宣示无遗,对学人系统领悟佛法、走上修行正途有极大帮助。因此之故,近代虚云老和尚认为末法时代在缺少善知识的情况下,修行人只要熟读一部《楞严经》就会有把握、不会走上歧途,可将《楞严经》作为“随身善知识”用。也有人认为,如果说《阿弥陀经》、《无量寿经》是“宗教性”较强的佛经的话,则《楞严经》就是一部“科学性”极强的佛经了,其中展示的真妄根本、修行法门、证悟次第乃至山河大地、宇宙万有的成因,世界之成住坏空,各类众生之善恶升沉的状况,几乎就是一部科学化、系统化的宇宙生命之书,是非常当现代人之机的。
  圆瑛法师之解《楞严》,从二十四岁发愿,中间曾着《楞严纲要》一书,真正动笔决心完成《楞严讲义》,已在六十八岁,乃“以四十余年之钻研,究厥精微”(王学仁《楞严讲义序》),可以想见其精审。法师之解《楞严》,发前人之未发,乃以“楞严大定”贯彻始终,以“舍识用根”为修楞严要旨,谓《楞严》全经“从始暨终,问定三,说定三,助定三,成就首楞严王三昧,为终实教意,圆顿法门”(《楞严讲义自序》)。全经开示真妄根本以示修行之正见、以修楞严大定贯穿始终之脉络一目了然。《事略》谓:“法师一生,研究《楞严》,近代推为独步”!

  如来密因  修证了义
  《楞严经》自唐代一经译出,即深受重视,成为中国佛教的重要经典,固然是因为《楞严》开示“常住真心、性净明体”之义理与中国佛教天台、贤首两家圆教宗旨相合,更主要是因为《楞严经》中“七处征心”、“八还辨见”及“妙明真心”、“反闻自性”等内容对禅宗的参究极有助益,故有“楞严法华,抱本参禅”之说,深受禅者重视,《楞严》中关于“五十阴魔”的详细说明也成为参禅历程的极佳指导。近代以来,《楞严》中“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又成为“净土五经”之一,与《阿弥陀经》、《无量寿经》、《观无量寿佛经》、《普贤行愿品》并列,又使《楞严》为广大净宗行人所接近。
  就《楞严》根本而言,诚如明末憨山大师所说:“不读《楞严》,不知修心迷悟之关键。”
  《楞严经》之殊胜,正在为修行人指出了修心迷悟的关键、参禅习定的正途。这正是《楞严经》经题中所说的“如来密因、修证了义”!圆瑛法师在《楞严讲义·自序》中开宗明义便道:
  “夫群生莫不有心,而真心难悟;修行莫不有定,而性定难明。指真心而示性定者,其唯《首楞严经》欤!”
  五祖弘忍谓“不识本心,学法无益”,《楞严经》正是令识本心、俾修行人远离错乱修习的宝典。经中云诸修行人之所以误入歧途,“不能得成无上菩提乃至别成声闻缘觉及成外道、诸天魔王及魔眷属,皆由不知两种根本”,也就是真、妄两种根本。“如来密因”者,即修心之“真本”也;“修证了义”者,即依“真本”而起之修证也。换言之,悟“真心”即悟如来之密因,修“性定”即为了义之修证也。这正是圆瑛法师在《楞严讲义》中开宗明义所强调的。圆瑛法师之解《楞严》,处处以悟真心而实修证为指归,故其《楞严讲义》,迥异于一般之经论注疏,对真修实证的佛教学人帮助极大。《讲义》以悟真心而修大定之脉络阐释《楞严》,认为全经乃“问定、说定、助定”,成就“首楞严王三昧”。由此观《楞严》全经,前四卷乃阿难请示成佛大定,佛为开示真妄二本、令舍识用根,明悟自性天然本定,令闻者大开圆解。继请圆修,则告之种种法门,而以“二决定义”为修行原理,一者决定以因同果、旋妄还觉、得令五浊澄清;二者决定从根解结,舍劣取胜,但向一门深入。其中以娑婆根性,故独选耳根圆通。继之以清净明诲、四重律仪、五会神咒,均乃修大定之“圆通加行”。后明染净缘起、乃明示从凡入圣之历位也。八卷以后之谈七趣、决邪正,乃是以戒助定;详示阴魔、叮咛觉悟,则是以慧助定。最后重明五阴同是妄想成就,因果浅深,灭除顿渐,又是以戒慧助定也。由此,全经以阿难示坠开始,佛为开示妙明真心,令众生舍识用根、悟真心而修楞严大定之圆通法门,以“销我亿劫颠倒想、不历僧只获法身”,全经只是令众生悟“如来密因”而入“修证了义”也。圆瑛法师谓:“经中前半全谈藏性,所以开发圆通,后半全说圆通,所以修证藏性。始终不出一定耳!”(《讲义》第九页)。藏性者,妙真如性、即“如来密因”也;“一定”者,“修证了义”之首楞严大定也。
  “如来密因”是整部《楞严经》的关键,实际也是大乘修证“正见”之所在。
  圆瑛法师对“密因”的阐释非常简洁:
  “如来密因,即是十方如来得成果觉,所依之因心,亦即一切众生,所具之根性,为菩提涅槃、本元清净之体,可为修证果觉之因地心。”
  为什么称为“密”呢?这是因为凡夫众生虽人人本具,但“迷而不觉,未能依之修证,故谓之密。”而众生人人本具,只是不觉耳,故六祖大师曰“密在汝边”也。这一“密因”’不仅是“因性”,也是“果性”,也就是说,必须见此“不生不灭之根性”方是究竟果觉之因。依此不生灭性而修,才能获究竟果觉。所以“密因”是通因彻果的。《楞严》前几卷“破识显根”,就是显此“密因”也。
  就《楞严》而言,“如来密因”正是真妄二种根本中的“真本”,也即人人本具的寂常心性,亦名“菩提涅槃,元清净体”、亦名“妙真如性”是也。
 “修证了义”则是整部《楞严经》开示的大乘了义修证之路,谓圆顿法门、终实教意。什么是了义的修证?“即称密因所起之修证也”(《讲义》第五页)。如何才能“称密因而修”?经中谓必须有两方面(“二决定义”),是“以因同果”,以不生灭的因才证不生灭的果:二是“从根解结”,依根性而修,选一根(《楞严》独选耳根)而深入。
  圆瑛法师认为《楞严》所谓之“了义”与通常别有不同:
  一、《楞严》所说的“了义”之修证独指“用根不用识”来修,通常之修(凡夫、外道、权教、小乘)因不明“不生不灭之根性”,皆用“识”修行,也即以生灭心为本修因,是不可能成就不生不灭之佛果的。而《楞严》之“用根”修行,乃是依不生灭因而修,然后才能圆成果地修证。经中云“若弃生灭,守于真常,常光现前,根尘识心,应时销落”而成就无上知觉也。
  二、《楞严》所说的“了义”还特指“称性不着相”之修。事相染修是不了义的,而悟圆理后的称性之修,乃“从闻思修,入三摩地,如幻闻熏闻修”,为什么说“如幻”呢?因为一门深入、六根解脱后,修即无修;生灭既灭,寂灭现前,“乃发现其本有家珍,证亦无证”。
  由此可见,《楞严经》所说“修证了义”,乃悟心性之后的“称性起修”,与禅宗见地别无二致。圆瑛法师谓:“依此了义,修证自性本定,得耳根圆通,所谓‘如幻三摩地、弹指超无学’,而修证了义之旨,更无余蕴矣!”(《楞严讲义》第六页)
推荐图文
庆祝新中国七十华诞,走近中国佛教协会第一任会长圆瑛大师
庆祝新中国七十华诞,走近中国佛教协
东营市佛教协会会长、天宁寺住持清净法师莅临青岛湛山寺宣讲妙法
东营市佛教协会会长、天宁寺住持清
2019年万众普佛供灯祈福大典启动大会在深圳弘法寺举行
2019年万众普佛供灯祈福大典启动大
无锡永兴寺举办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知识竞赛
无锡永兴寺举办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知
普陀山佛教协会己亥年春传授三皈五戒法会圆满
普陀山佛教协会己亥年春传授三皈五
上海宁国禅寺水陆法会圆满 圣众请登云路
上海宁国禅寺水陆法会圆满 圣众请登
广微控股向普陀山佛教协会捐赠新能源客车
广微控股向普陀山佛教协会捐赠新能
成都文殊院举行纪念宽霖老和尚示寂二十周年传供法会
成都文殊院举行纪念宽霖老和尚示寂
热门点击
  1. 庆祝新中国七十华诞,走近中国佛教协
  2. 扬州市佛教协会组织相关人员前往峨
  3. 大冶市佛协举办教职人员政策法规培
  4. 东营市佛教协会会长、天宁寺住持清
  5. 2019年万众普佛供灯祈福大典启动大
  6. 无锡永兴寺举办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知
  7. 广东肇庆彼岸寺己亥年农历五月初一
  8. 中国佛学院普陀山学院举行 2016 级
  9. 泰国文化部部长威拉一行参访少林寺
  10. 莆田广化寺举行本如老和尚诞辰155周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