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倡人间佛教应避免矫枉过正 防止佛教的异化变质

来源:中国佛教协会   作者:  时间:2016-02-03 08:36:45  点击数: 【字体:

提倡人间佛教应避免矫枉过正 防止佛教的异化变质

提倡人间佛教的任务和面临的若干问题

   人间佛教的提出富有现代性,契理契机,合情合理。近百年来,经过众多高僧大德的大力提倡和积极实践,的确使中国佛教重新展示出强大的生机与活力,面貌为之一新,这是不容否定的。但也应当指出,现代社会的发展日新月异,各种思想、宗教、文化的交流、碰撞更加频繁,佛教界始终面临着认清形势、适应时代、关怀社会、开拓发展的任务。印顺导师在《人间佛教要略》中指出:“佛法是应该契机的( 不是迎合低级趣味) ,了解现代中国人的动向,适应他,化导他,为以佛法济世的重要一着”。他将现代中国人的动向概括为三点:

   1、青年时代:这一时代,少壮的青年,渐渐变为社会的领导中心。他们除少数信仰神教外,多数为非宗教的或反宗教的唯物论者。真诚信佛法的,数量太少,这是近代佛教的大危机。中国佛教一向重玄理、重证悟、重( 死后) 往生,与老年的心境特别契合。尤其是唐宋以后,山林气息格外浓厚。这些与青年人的心境相去甚远。人间佛教的动向,重心应是培养青年人的信心,发心修菩萨行。如不能养成人间的菩萨风气,依旧着重少数人的急证,或多数而偏于消极的信仰,那对于中国佛教的前途,光明是太微茫了!

    2、处世时代:现代的又一倾向是处世的,而不是遁世的。中国佛教向来崇尚山林,一部分是缘于印度佛教中一些苦行瑜伽僧的影响,加上本国老、庄及隐退思想的影响,从而使二千年来的中国佛教,与人间的关系总嫌不够紧密。其实,佛教本来是在人间的,佛与弟子们当年不是经常的“游化人间”吗? 大乘是适合人类的特法,惟有大乘的入世教义,才能吻合现代的根机。只要有人住的地方,不问都会、市镇、乡村,修菩萨行的就应该到处去作种种利人事业,传播大乘法音。在不离世事、不离众生的情况下,净化自己,觉悟自己。

   3、集体时代:现代社会不但政治重组织,就是农、工、商、学等,也都有自己的集团——工会、商会、农会等。佛教本来是重视团体生活的。照佛说的毗奈耶所指示的,要生活在团体中,才有真实的自利利他。佛教的集体生活有着三项特色:互相教授教诫、互相慰勉、互相警策。古代的禅宗丛林就颇有集体的精神。不过由于隐遁的、个人的思想泛滥,佛教的集团精神受到了淡视,这才使佛教散漫得如沙砾一样。

   印顺导师认为,当今不仅要重振、健全僧团组织,还要建立健全居士组织。佛教协会组织应不仅是对外的,还应在自身的分子健全、组织严密、发扬佛教上着力,以更好地发扬人间佛教。

   近几十年来,台湾和香港佛教界在提倡人间佛教、适应现代社会、开展各种形式的弘法活动方面,别开生面,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人间佛教从早期的社会适应层面,已经提升到社会关怀和社会批判层面。我想这种发展趋势应是太虚大师和印顺导师等所希望看到的,也是大陆佛教界应当学习借鉴的。

   不过,提倡人间佛教应避免矫枉过正,在适应社会的过程中防止佛教的异化变质。事实上,在现代宗教世俗化的潮流中,人们对人间佛教的认知上、行为上的确出现了相当大的偏颇,在某些方面形成了人间味多佛教味少,甚至有人间没有佛教的反常现象。如果中国佛教界对此问题的严重性没有足够的认识,那么就会葬送“人间佛教”事业。

   举例来说,某寺院或某僧人在较好地完成了一项政治类工作、文化性工作或慈善工作时,当今的政、教、学三界常会不自觉地赞许为实践人间佛教的表现,而对寺院和僧人重视持戒修行、讲经说法,却不会有这样的赞许,这无形中就将人间佛教与佛教分隔开来,造成人间佛教只是佛教徒从事世俗事业的一句口号、一面旗帜的印象。这不能不说是提倡人间佛教时常面临的一种尴尬局面,同时也反映出人们对人间佛教思想缺乏全面的了解,有将人间佛教实用化、世俗化的倾向。

   记得有位佛教学者寄来一篇他研究赵朴初居士的文章,认为赵朴初居士的人间佛教思想,只是属于五乘佛法中的人天乘。我想这种看法有相当的普遍性,把人间佛教理论世俗化、狭隘化了。这是十分错误的。由于赵朴老在社会上和佛教界担任了许多行政职务,又是居士身份,因而在各种讲话中,谈宗教政策、谈佛教文化、讲行为规范与道德要求自然会多一些,但这绝不表示他提倡的人间佛教仅限于人天乘的境界。大家知道,赵朴老生前常诵《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品》;常要求佛教界加强信仰建设、道风建设;要求佛教徒报四重恩,学菩萨精神,难学能学,尽一切学;难行能行,修行四摄六度;他自己更是为国家为佛教事业鞠躬尽瘁,死后留下遗偈“生固欣然,死亦无憾;花开还落,水流不断。我兮何有,谁欤安息。明月清风,不劳寻觅。”仅从这些方面就可看出,赵朴初居士走的正是人——菩萨——佛的“人间佛教”之路,他的人间佛教思想也应是含摄得五乘佛法的。

   由于对人间佛教思想缺乏全面、深刻的认识,个别地方主管宗教工作的党政干部对僧人,尤其对寺院方丈、当家的宗教生活与持戒修行不够尊重,或者不重视不支持,甚至重用提拔那些有才无德、缺乏信众基础的僧人,认为僧人只要听他们的话,搞好旅游接待,发展经济,搞好文化事业和慈善事业就是好和尚,认为这才是爱国,才是人间佛教。至于持戒修行、过宗教生活,只要表面上过得去就行了。这无形中强化了寺院的旅游功能、文化功能,而忽视和限制了寺院最为根本的宗教功能。由于这些干部握有相当的权力,对寺院和僧人有很大的利害关系,这种错误的认识和误导,就成为了当前大陆佛教界信仰淡化、戒律松弛,某些人道风败坏、结党营私、追名逐利、奢侈享乐乃至腐化堕落的一个重要因素,同时助长了社会上滥建“旅游庙”、“文化庙”的不良风气。上面提到,人间佛教是非常重视原始佛教的,而原始佛教非常重视律制。僧人之为僧人,相当程度上就在于他需要遵守俗人不需要遵守的清规戒律,担当着住持佛教之责;也只有依律摄僧,僧人保持正常的宗教生活,寺院或僧团的管理才可能走上正轨,也才可能成为团结信众、净化人心、开展各种弘法利生事业的道场。也只有这样,僧人才能真正光大佛教,并本着佛教智慧、慈悲、平等的理念搞好各项佛教文化、慈善、对外友好交往的事业,才能体现出僧人不可替代的价值与作用。至于佛教寺院的定位,历来就以其宗教功能为根本,即便在今天,按照政府的宗教政策,也是作为宗教活动场所批准开放的,它的旅游功能、文化功能、商业功能等,都是附带产生的,不应本末倒置!上述某些干部的做法,实际上是一种短视的急功近利的行为,长远来看,对佛教对社会都没有好处。

   同样,佛教界内部也存在着对人间佛教有意无意的误读现象。一些僧人认为许多佛教传统已经过时了,应当实行人间佛教,他们太关注现实和物质利益,喜欢做一些表面文章,失去了追求超越与神圣的宗教热情,不能深入经藏、安心办道,对信众的现实烦恼和宗教诉求缺乏耐心和必要的关心帮助,不能满足他们在慎终追远、荐亡超拔以及终极关怀等方面的基本需要,从而大大影响了佛教的凝聚力。还有极少数的僧人信仰淡化,戒律松弛,无视因果,他们不是以身作则,致力于领众修持,讲经说法,化解众生的人生困惑与烦恼,弘扬佛教慈悲、智慧、平等、和平的理念,用以解决当代人类社会面临的信仰危机、道德危机、环境危机、生态危机,而是将大部分的时间精力去搞攻关应酬(出入官场、搞名人效应等),谋名位权力(求官职,搞特权,强化个人宣传等),讲排场阔气(建寺造像“攀大求洋”、办法会研讨会“一掷千金”等),办实体敛钱财(如办公司、商业炒作佛事法物等),拉帮结派(搞子孙庙、立山头、排斥异己等),贪图享受(豪宅轿车、生活奢侈、保镖随身等)。虽然他们可能名噪一时,可能为寺院的发展拓展一定的空间,但热闹的背后总令人感到佛教崇尚的朴实无华、清净庄严、平等无我、慈悲和敬的理念与味道不够,结果是恶化了佛教内部的环境,遭致了外界种种的讥嫌,使信众大量流失。这哪里是什么“人间佛教”!据笔者了解,当初的确有些人是因不满佛教团体的衙门化、寺院的商业化而误投到李洪志门下的。

   还有一类佛教徒认为,人间佛教是佛教世俗化的产物,是一种政治性口号,不能使人获得清净、解脱。因而他们希望从汉传佛教传统中,或从藏传佛教、南传佛教中去寻求清净身心解脱生死之道。而实际上,人间佛教是近代中国佛教界变革求生存求发展的产物,是对传统佛教深刻反思的结果。当年太虚大师提出“人生佛教”和教理、教制、教产三大革命的主张时,佛教界很多人都不理解,甚至激烈反对,但佛教数十年来的发展证明,太虚大师的主张是英明的,很多人都相信他是菩萨再来!广大佛教徒应当感恩近代的太虚等高僧大德,是他们的不懈努力复兴了佛教,并让我们从重重的历史迷雾中认识了佛教固有的精神——人间佛教。至于汉传佛教传统,以及藏传佛教、南传佛教中的确有许多值得当今汉传佛教界学习借鉴的,但并非人间佛教就不能使人获得清净、解脱,只是看当不当机而已。上述佛教徒显然对人间佛教存在很大的误会。这些误会的存在,的确是提倡人间佛教者必须面对和化解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和某些公司企业为了发展经济,打着弘扬传统文化的旗号,滥建寺院,聘用一些素质低劣的僧人或假和尚来充门面,装神弄鬼,看相算命,放任甚至鼓励民间种种带有迷信色彩和巫术目的的活动,以吸引民众,这是人间佛教所坚决反对的,它不仅违反了政府的宗教政策,也严重损害了佛教的形象。更应警惕的是,某些佛教界管理的寺院也存在类似的现象。现在政策放宽了,某些寺院和僧人为了吸引徒众和个人的利养,不是去提倡和宣传人间佛教,化导民俗,而是放任甚至迎合某些迷信的低级趣味的民间习俗,如寺院供奉各种民间神祇,或举办属于民间信仰的法事活动;僧人在寺院内外搞抽签、占卜、看相算命;在佛事活动中大量焚烧黄纸、冥币、锡箔、纸制象形物品;在寺院中流通各种民间宗教的书籍和祭祀用品;对巫婆神汉在寺院散布谣言、蛊惑人心的行为不予制止,等等。人们到寺院中来,或拜僧人为师,本来是为了认识和学修纯正的佛法,看到的却是迷信而低级庸俗的所谓“佛教”。这种短视的做法严重背离佛法,虽可得一时一地之利益,但长久来看,会失去正信佛教徒和社会有识之士的支持,而且给那些蔑视佛教的人们提供了口实,严重恶化了佛教的生态环境!

  改革开放以来,佛教信众数量有了很大的发展,各地也恢复和新建了许多寺院,但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没有僧人住持,只是由当地的一些老头老太太甚至巫婆神汉在管理,他们缺乏基本的佛教素养,满脑子的民间宗教的观念。这样的寺庙与其说是佛寺,不如说是众神香火庙或民间祠堂,多半成了民俗信仰的活动场所和某些人借佛敛财的工具。这种状况与城市佛教的现代化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对人间佛教真是一个很大的讽刺,令人堪忧!

   从上可见,人间佛教面临的最大问题不外两个,一是世俗化、功利化,寺院和僧人外表是佛教,而言谈举止、生活方式、行为规范上与俗人没有什么区别,人们从中感受不到佛教的朴实、清净、庄严、神圣的品格,不能生起崇敬之情、发起真实的修行;二是神秘化、庸俗化,寺院和僧人外表是佛教,而宣传的不是“死”、“鬼”的话题,就是“神秘怪异”、“吉凶祸福”等耸人听闻的、民俗信仰的内容,人们从中感受不到佛教的平等、无我、慈悲和智慧的特色,因而不是盲目的崇信、误入歧途,就是误认为佛教迷信、庸俗而盲目诋毁。

   另外,提倡人间佛教还有一个场合与语境问题。虽然“人间佛教”的理念为佛教所固有,契理契机,理论上适合于全世界的佛教徒,但由于它是在近代中国特殊的环境下产生的,具有很强的针对性,中国汉传佛教地区的佛教界(包括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澳门以及世界各地的部分华人佛教徒)对它相对容易理解、接受,而对于藏语系、巴利语系佛教界和汉语系的日本、韩国的佛教界就不容易理解。因此我们应充分尊重他们的信仰和传统,不宜将人间佛教作为口号和要求向他们提出来,但在文化交流、增进相互理解的层面上,可以作适当的解释和宣传。

加强自身建设,提倡人间佛教

   当今是一个政治多极化、经济全球化、信息网络化、文化多元化、竞争白热化时代,可以说是机遇与挑战并存、“天堂”与“地狱”并存。以人为本,与时俱进,政治文明、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协调发展,构建和谐社会,维护世界和平,这是当今时代发展的主旋律,也是我国各民族共同的期盼和要求。这与人间佛教的思想若合符节。尽管近一个世纪以来,人间佛教事业已有了很大的发展,但一些落后的传统观念和习惯势力的影响仍然十分强大,人性的自私和惰性以及人世间的各种不良风气会给佛教带来污染,对“人间佛教”事业的健康发展构成威胁。因此在今天大力提倡人间佛教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具体来说有以下几点:

   1、人间佛教重视原始佛教和菩萨道,因此提倡人间佛教,有利于恢复释尊创教之初佛教的一些优秀品质,发扬佛教积极进取的精神,纠正不适应时代机宜的传统佛教中的一些偏弊,如明清以来我国佛教界盛行的少数人追求急证自了的消极遁世的心态;过分重死、重鬼及追求神异的风气;随意夸大他力或顿悟法门之简捷,罔顾通途佛教中重自力、重实践,强调发菩提心、发长远心、法门无量誓愿学的倾向,以及偏重自利、不顾社会责任的行为习惯等。从而改变世人对佛教的种种误解,重振佛教。同时也有利于四众弟子树立正信,不断提高自身素质,提高对附法外道的识别能力,自觉地抵制各种民间邪教和迷信的影响。

   2、人间佛教具有继承传统、适应时代、面向未来的品质,能与民众的现实生活相结合,因此提倡人间佛教,有利于佛教适应时代,方便化导众生,有助于社会道德的提升、人心的净化,以及佛教文化的继承与弘扬,可丰富人们的精神与文化生活,扩大佛教的影响力。

   3、人间佛教强调契理契机,具有以人为本、积极而开放包容的品质,有对治性亦有建设性,因此提倡人间佛教,有利于佛教与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的和谐,与社会各阶层人士的沟通,与各个宗教间的相互了解与合作。从大陆来说,有利于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使佛教在社会主义三个文明建设中发挥其应有的积极作用;从世界范围来说,有利于佛教适应并规范世界性的以人为本的趋向,促成三大语系佛教的交流与“世界佛教”理念的形成。

   至于人间佛教事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上述若干错误认识和各种不正常的情况,值得我们进行深刻的反思。我认为,佛教界在弘扬人间佛教、方便适应众生根机的同时,应注意防止佛教的异化变质,不能偏离佛教的根本教义,不能忘失人间佛教的精神特色;应深入学习领会太虚大师、印顺导师和赵朴初居士等高僧大德关于人间佛教的思想,不宜将人间佛教仅仅作为一句口号,而应作广泛的讲解宣传和深入的研究,针对不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提出合理的解决之道;应不断加强佛教的自身建设,包括思想理论建设、信仰建设、道风建设、教制建设、人才建设、组织建设以及文化建设;同时应广泛开展与各国各地区佛教界的交往,与其它宗教的对话,学习借鉴他们弘法、传教的好的经验和做法;佛教团体应整合佛教资源,向西部、北部等“边地”倾斜,鼓励僧人发心到艰苦、落后的地方也是最需要佛教的地方去弘法创业;对于一些地方长期形成的民间信仰与习俗,应在大力弘扬人间佛教的基础上,给予适度的包容,以智慧、善巧加以处理;应深入观察不断变化的社会现实和信众的精神需求,为不同类别的信众举办内涵丰富、形式多样、大家喜闻乐见的法事活动,同时提供相应的修行指导和心理咨询;四众弟子都应加强学习,与时俱进,不断提高自身的整体素质和修养。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消除政教学三界对人间佛教存在的误解和误导,才能使“人间佛教”事业健康有序的发展。


相关阅读:
  • 佛教慈善对当代社会的作用——则悟
  • 中国佛教慈悲济世的理念与实践
  • 佛教中的神通与舍利子
  • 藏传佛教法器之十字金刚羯磨杵——不可动摇的
  • 佛教法器金刚杵 佛教文化的权力象征
  • 藏传佛教法器之金刚杵——摧毁一切烦恼 凸显
  • 印度大乘佛教的契经舆律典(上)
  • 读《印度之佛教》书感
  • 印度教和佛教中的神迹
  • 《西藏王臣记》与印度佛教文学
  •   tag:提倡,人间佛教,佛教,异化变质
    告诉QQ/MSN好友】【我要纠错】【顶 部】 【收藏此页】【打印】【关闭】 【进入佛道论坛参与讨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强烈建议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淮北学佛网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
    ICP备案:皖ICP备06010902号 淮北市公安局网监备案号:淮公网[2008]00038
    Copygight ©2006-2011 Huaib.Com All Rights Reserved.